1. 閱夢書徑
  2. 青春三重奏
  3. 春回首,遇佳人
桃酒醉夢 作品

春回首,遇佳人

    

該是好的,因為不論如何,從不見他給人發這火,向來一副風清雲淡的樣子。回教室一坐下,於德便向顧青發起了談話,正好,顧青有理,於是接受了於德的請求“老顧,你早上怎麼回事,跑著跑著就丟了,害得你爺爺我遲到"“小於,這就是你不對了,你爺爺我累了、休息一下怎麼了”“屁,昨天早上你一騎絕塵!到學板大氣不喘一口,倒是我累得像條老狗,說,到底是何事老實交代"顧青聽著於德的話,望著窗外又飄起的細雨,打開草稿本寫了一...-

春雨落下,洗儘了冬日最後一抹鉛華,露出了它本來的淡雅、清麗。老樹在春雨滋養下抽出綠芽,碧草肆意張揚拉它們的身姿,連同花兒也含苞待放,一切似乎都在宣告,春來了。

街上的人撐著傘,有紅的、白的、黑的、帶花的、帶鳥的、各種各樣的,從高樓向下眺望,像極了春花在雨中肆意綻放,隨風起舞。

這是三月,花開的季書,雨落的季節,萬物的季節

春是熱鬨的,有人撐著雨傘在街上嬉鬨,有人默默走著,有人相互依偎。當然,還有少年在雨中肆奔跑。

這是一群十七八歲的少年,正在追風逐夢,踏浪行遠。他們走過便從不再回頭,隻向前,隻向前,向心中奔去,向理想奔去,向未來奔去。

顧青撐把黑傘,正向前奔走,不僅要避開從高樓突然降下的水,更要躲著街上行人,

在清晨空氣是清新的,加上撒下一場雨,就更明淨了。顧青跑著,大口吸氣大口呼氣,似把昨夜汙濁吐出肺腑,隻裝滿一腔春意。

顧青跑著,漸漸忽略街上的行人,似乎隻在乎眼前,可正當路過一個巷子,顧青瞥了一眼,便愣住了。

一位著青衣的姑娘,撐一把丹青色油紙傘,在佈滿青苔的巷子裡行著,她步子很輕,輕輕走著,冇見起一滴水珠。如同春來的那般輕盈。眉眼低垂,麵帶笑意,似乎是從巷子裡走出的春天一般,淡青色的衣裙與巷子相映。

說她是巷子的一部分,還不如說是巷子是她的一部分。

這便是獨屬江南女子的韻味“明豔如春花,靜美若秋月。天地頓失色,回眸一笑間。

顧青正打算打個招呼,前麵傳來一道聲音

“小青子,還有五分鐘遲到,爺先走了”

顧明神色一動,顧不了這麼多了,朝前麵大聲吼

兩人你追我趕,讓這春色更添一抹明豔。

兩人雖然已經快馬加鞭,可還是遲了。

剛進校門,就看見不遠處排列整齊的一列學生,還有來自地中海的年級主任,馬明遠馬主任,年級領導二把手

兩人正準備開溜,突兀,馬主任抬頭看了兩人一眼,招招手,指了一下旁邊的位置

兩人看了看,自覺站在指定位置,馬主任打開手機,“卡”一聲,拍張照片,打開□□,選擇高三年級班主任群。輸入,"請各班班主任自己來領人”。

小手一點,發送。隨後站在旁邊等著。

不一兒,從教學樓裡鑽出幾個班主任,黑著臉,走到馬主任麵前打聲招呼,帶著自己“不成器”的學生逃似的回到教學樓。

陸陸續續,隊伍便隻剩下顧青,於德了。馬主任臉色不好,從褲兜裡掏出手機,給李儒林打電話。

李儒林是顧毒和於德老班,高三十五班班主任。

電話還未接通,李儒林便教學樓晃晃悠悠走來,走近到馬主任跟前說了幾句話,朝兩人使個眼色,帶著兩人回到班上。

李儒林是最近調來的一名語文老師,年紀三十上下,很年輕。但說話像古時的老夫子一般。

而顧青原來班主任和她先公擦槍走火的產生了愛的結晶,放假去了。

李儒林接手他們才半個月,他們也摸不清李儒林性格,但應該是好的,因為不論如何,從不見他給人發這火,向來一副風清雲淡的樣子。

回教室一坐下,於德便向顧青發起了談話,正好,顧青有理,於是接受了於德的請求

“老顧,你早上怎麼回事,跑著跑著就丟了,害得你爺爺我遲到"

“小於,這就是你不對了,你爺爺我累了、休息一下怎麼了”

“屁,昨天早上你一騎絕塵!到學板大氣不喘一口,倒是我累得像條老狗,說,到底是何事老實交代"

顧青聽著於德的話,望著窗外又飄起的細雨,打開草稿本寫了一首詩:

我走過

你曾走過的青巷

淡青的苔痕

佈滿駁牆

我輕輕地

踱著

踱著

怕濺起

濺起一點點微微塵

毀壞這

狹長

狹長而又古老的

青巷

-三年級班主任群。輸入,"請各班班主任自己來領人”。小手一點,發送。隨後站在旁邊等著。不一兒,從教學樓裡鑽出幾個班主任,黑著臉,走到馬主任麵前打聲招呼,帶著自己“不成器”的學生逃似的回到教學樓。陸陸續續,隊伍便隻剩下顧青,於德了。馬主任臉色不好,從褲兜裡掏出手機,給李儒林打電話。李儒林是顧毒和於德老班,高三十五班班主任。電話還未接通,李儒林便教學樓晃晃悠悠走來,走近到馬主任跟前說了幾句話,朝兩人使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