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閱夢書徑
  2. 心有餘悸
  3. 後會無期
緒乜 作品

後會無期

    

這妞不錯啊,嘖嘖嘖,還挺清純,這小臉,哎呦,要不就這個吧。”“人家還隻是個小妹妹呢,悸哥,要不咱換個?欺負人家妹妹乾嘛吧。”有人打趣那個黃毛切了一聲:“妹妹怎麼啦,心疼?你行你上啊,哈哈哈,咱悸哥,有錢有顏,就表白個打工妹有什麼,況且隻是遊戲輸了,有什麼。”聲音很大,夏芷聽的一清二楚。於悸冇理他們,慵懶的從沙發上站起,走到夏芷麵前。“我喜歡你。”他講的很隨意。酒吧裡的燈忽明忽暗,他看著眼前的少女,...-

暑假的夏芷在小舅的酒吧打雜,她記得13號座,那個無法忘卻的少年……

“呦,悸哥,您輸啦,願賭服輸,嘿嘿,在這店裡隨機找一名異性表白,可彆耍賴哦~”

皮座中央,一個少年掐滅了手中的煙,抬起頭,環顧了四周,最終把目光定在了一旁收拾酒瓶的女孩身上,一旁的人也隨著他的目光看去。

一個黃毛見狀,用胳膊抵了抵於悸“悸哥,這妞不錯啊,嘖嘖嘖,還挺清純,這小臉,哎呦,要不就這個吧。”

“人家還隻是個小妹妹呢,悸哥,要不咱換個?欺負人家妹妹乾嘛吧。”有人打趣

那個黃毛切了一聲:“妹妹怎麼啦,心疼?你行你上啊,哈哈哈,咱悸哥,有錢有顏,就表白個打工妹有什麼,況且隻是遊戲輸了,有什麼。”

聲音很大,夏芷聽的一清二楚。

於悸冇理他們,慵懶的從沙發上站起,走到夏芷麵前。

“我喜歡你。”他講的很隨意。

酒吧裡的燈忽明忽暗,他看著眼前的少女,她的臉很是小巧臉頰攜著微微紅暈,睫毛顫動,帶著引人犯罪的誘惑。

夏芷並未回話,自顧自的收著酒瓶,於悸也回到位置,繼續著他的遊戲。

夏芷這纔回過神來,她知道自己長相不錯,從小到大,追她的人也不少,被表白什麼的也不是第一次。可這次卻不同,她,好像被羞辱了一番。

算了,不多想了,以後又不會再見

後會無期

-隨著他的目光看去。一個黃毛見狀,用胳膊抵了抵於悸“悸哥,這妞不錯啊,嘖嘖嘖,還挺清純,這小臉,哎呦,要不就這個吧。”“人家還隻是個小妹妹呢,悸哥,要不咱換個?欺負人家妹妹乾嘛吧。”有人打趣那個黃毛切了一聲:“妹妹怎麼啦,心疼?你行你上啊,哈哈哈,咱悸哥,有錢有顏,就表白個打工妹有什麼,況且隻是遊戲輸了,有什麼。”聲音很大,夏芷聽的一清二楚。於悸冇理他們,慵懶的從沙發上站起,走到夏芷麵前。“我喜歡你...